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all帝-主正帝】帝人生賀文!

三個小時碼出來的偏偏又在段考前........總之帝人生日快樂

-三分ooc -五分正帝 -滿分喜悅


今天正好是龍之峰帝人出院的日子,自從上次被刺了好幾刀就在醫院靜養數個月,看到的光景只有窗外的樹木以及同班同學和要好的竹馬。雖然常常看見自己懷有好感的女生來關心自己令帝人很開心,不過老實說這樣看見的風景實在是太乏味了。

重新踏回街道上的他,老實說有一種初次到池袋的感覺,甚至差點忘了路怎麼走。醫生說明天開始就能夠正常作息,雖然這是件好消息但同時帝人也困擾了不少,例如學業該如何跟上之類的。自己早就有不再踏到非日常的打算,老實說自己也有知覺玩的有點過火,對於傷到了自己的昔日好友也還沒有道歉,帝人這麼想的同時並打開了自己的手機。

11:40
You got a mail!

手機上顯示著單調的通知框,先不管訊息是什麼,今天醫生也真晚才放他走。帝人暗自偷偷的吐槽,一邊好奇的點開了給自己的郵件。

“龍之峰同學,聽說你已經出院了,雖然這個要求很不合理,也相信你知道未到校數已經到了要留級的底線,不過我希望可以和你繼續過完這一個學期,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到學校來
——園原杏里”

照理說帝人應該還沒有把出院訊息告訴給別人,這讓他有些驚喜。應該是剛才杏里打算再探望自己時發現的吧,帝人這麼想著並簡單的回傳訊息。

不知不覺自己已經回到家門前,感覺懷念又陌生的家,帝人不自覺的苦笑了下,便步入了裡頭,擺飾以及簡樸的家具都一如往常,這真是令帝人久違的日常。

正當帝人準備先睡一覺時,他發現手機又傳來了訊息接收聲。

訊息並不是杏里傳來的,這讓帝人仔細查看了下內容。

“呦好久不見!是不是開始想我啦——那麼!作為代價,明天晚上就送我啦——十一點以後給我好好待在家裡!
——紀田正臣”

看著浮誇的句子以及單詞,帝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便再次對著手機苦笑。

「真是、脫離不了日常呢。」

——————————————————————
一早,帝人並沒有忘記自己和杏里的約定,並準備梳妝到學校去。

照了下鏡子,自己久違的換上了來良高中的制服,帝人不自覺的揚起了嘴角,似乎真的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如此平凡的展開,和其他的學生沒有什麼兩樣,帝人覺得自己更像是轉校生,這麼想著,眼前就迎來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啊、瀧口同學!」
帝人一見曾經談天過的對方,便湊過去打個招呼,可能是很久沒有看到熟悉的面孔而覺懷念也說不定。

「哦、這不是龍之峰同學嗎?聽說你住院了一段時間不是,身體還好嗎?」
瀧口打趣似的輕輕的拍了帝人的肩膀一下,同時也讓帝人感到安心。

「好多了啦,倒是瀧口同學,最近過的如何?」
「我啊......還好啊。對了,龍之峰同學,聽說你要留級了是真的嗎?」
對方似乎有一點的驚訝,帝人也只能以苦笑點頭帶過,留級這個大概是必須的,具體的詳情自己也不知道。

「啊對了,這個你收下吧!似乎快上課了我先走囉,晚點見——」
瀧口在自己手上塞了個小盒子,便往教室的方向跑去。

......不過這個是什麼?

帝人的好奇心縱使自己想要打開它,不過突然響起的鐘聲讓自己白了臉,拔腿就往教室跑。

——

「呼哈......」
帝人總算是在最後一刻趕回教室,不過代價是全班的同學都目睹了他進到教室的狀況,讓他有點羞愧。

「龍之峰同學、你沒事吧?」
杏里第一個湊過來問候帝人,帝人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笑了下,並揮手表示沒事。接著杏里的風潮,大家紛紛過來討論有關於帝人的話題。

「龍之峰同學,你前陣子遇到意外了嗎?」
「搞不好是恐怖事件呢!」
「先別管那個了,聽說你要留級了嗎?」
不管是男同學或女同學紛紛圍到帝人身邊,讓帝人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困擾,一旁看著的杏里只是偷偷的笑著,自己也對於這種場面有一種久違的感覺。

「謝謝關心......不過快上課了,沒關係嗎——」
「沒關係的!」
面對眾人的異口同聲,帝人把眼神撇向了杏里請求援助,而杏里則是收起了笑容先到台上拿起點名簿。

「那個、不好意思,有問題稍後再向龍之峰同學請教,現在由於老師會晚點到而先行開始點名——」
大家聽見了杏里的指示便紛紛回到座位,這也讓帝人有一點懷疑自己太久沒有來到班上了,似乎大家都變得更守秩序了,這也讓帝人感到一點欣慰。

「龍之峰同學——」
不知不覺就這樣恍神了,帝人也趕緊回過神來答了一聲。

「到、到!」
『砰!』

帝人的剛回答完,耳邊便響起拉炮的聲音,還沒反應過來的帝人頭上一臉意外的看著杏里以及盯著自己看的每一個人。

「咦,這是幹嘛?」
正當帝人開始覺得莫名其妙時,杏里卻掛起了一抹微笑。

「一、二——」
「龍之峰同學,生日快樂!」
教室響起班上每位同學的聲音,帝人還頭髮上還殘留著剛才的彩帶,就這樣愣在原地。

「誒、生日?我?」
「真是的,龍之峰同學你住院到失憶了?班長可是精心為你準備這個驚喜哦——」
「咦......!」
帝人仔細想了一想,確實撇見了昨天的日期......三月二十號!總算能合理解釋現在的情況以及早上瀧口的反應,不過剛剛聽見一旁女同學脫口而出的話,所以一切都是杏里設計的.......?

「那個......謝謝大家,我很開心。」
帝人搔了搔臉頰,便露出了苦笑回應大家,老實說沒人提醒帝人大概真的會忘記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這應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接著大家紛紛把禮物一個一個堆在帝人的桌上,便互相交頭接耳著。

「龍之峰同學,歡迎回來,也祝你生日快樂。」
不知不覺杏里已經湊到自己身旁,帝人也因此害羞的嚇了一大跳,便急忙揮手。

「不、其實我也蠻意外的,原來今天碰巧就是我生日啊。話說園原同學怎麼會知道我生日呢?」
帝人搔了搔頭,杏里似乎猶豫了下,最後還是道出了原因。

「其實是紀田同學告訴我的,就連龍之峰同學出院的事情也是。」
「正臣他!?」
帝人獲得了意外的答案,也讓他驚訝了一會。不過也因此全部都通了,為什麼瀧口會知道自己的生日,為什麼他會在前一天發出那種訊息,帝人受不了似的忍不住嘆了口氣。

「嘛......那傢伙真是雞婆。」
帝人嚷嚷了幾句,讓杏里忍不住覺得有趣而笑了幾聲。

「抱歉、這個給你。希望你今天過的開心。」
杏里也放了一個袋子在帝人的桌上,兩人便相視而笑。或許這就是帝人所感乏味的日常,不過他卻覺得格外的有了幾分滿足。

——
過了下午,帝人簡單的和杏里道謝後兩人便分頭離去,走著後頭便傳來一個呼喚自己的聲音。

「帝人前輩——」
帝人回過頭一看,便是小自己一年級的學弟黑沼青葉,即使過了幾個月樣貌仍然沒有變化才使得帝人沒有半點懷疑就認出他。

「啊、青葉!」
「帝人前輩,恭喜出院!還有聽杏里前輩說,今天似乎是你的生日對吧?」
青葉自顧自的說自己的話,似乎很想和自己好好談一談似的,話題變換的速度也很快。

「來、給——帝人前輩在醫院肯定沒吃什麼東西吧!」
帝人從青葉手裡接過了一個裝著蛋糕的小盒子,似乎非常細緻的樣子。

「咦、我怎麼好意思收下——」
「就當作之前統領我們的謝禮也好,也當作慶祝我們即將同年級也行!那麼再見——」
青葉偷偷的吐了舌,便急急忙忙的和帝人道別。
雖然帝人仍然搞不清楚狀況,不過他在心裡也對青葉的誠意表達感謝。隨後又看見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啊!這不是小帝帝嗎?」
對面傳來了熟悉的叫喊聲,帝人也抬頭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是曾經幫助自己的門田一行人。

「啊......好久不見。」
帝人露出了笑容,久違的和四人打了個招呼,門田搶先了似乎想說什麼的狩澤。

「呦,聽紀田說你似乎出院了嘛。我們可是特地在這邊等你哦。」
「正臣......那傢伙是有多八卦啊......咦?特地等我?」
正當帝人垂頭講了正臣幾句時,才察覺到對方話裡的意思。

「其實我們都知道的哦、今天啊就是小帝帝的生日對吧!」
「沒錯沒錯,所以我們正想邀請你一起去唱歌——」
聽見游馬崎和狩澤激昂的對話,門田也只是苦笑了下。

「就如他們兩個所說的,如何?」
「怎麼敢拒絕呢!況且我也剛好沒事,就當作慶祝也好。」
帝人不辜負對方的好心,並露出了笑容答應了對方的邀約,恕不知還有更多未知的驚喜等待著他.......

——
帝人和門田他們過了喜悅的一個鐘頭,對於今天的發展他還真是又驚又喜,一想到一切的緣由都是自己的竹馬忍不住又想說他幾句。

想著想著,帝人也沒有發現自己經過了被稱作池袋最強男人的面前。

「喂,那個誰。龍之崎嗎?」
「這個聲音是.......!」
帝人挺直了背,聽見的聲音便緩緩的回過頭來,眼前正是有著金髮穿著酒保服的男人,也是被稱為池袋最強的平和島靜雄。

「那個......是在叫我嗎?」
帝人沒有自信的指了自己,能直到現在都還叫錯自己名字的人,帝人也想不到其他人選。

「啊、對。聽賽爾堤說今天似乎是你生日,她和新羅要我轉達這個給你。」
「啊.......謝謝!」
帝人從對方手中接過了一個小紙袋,便恭敬的敬了禮感謝對方,之後靜雄也若有所思的搔了搔頭。

「那個、嘛,感覺這時候不祝福也沒什麼誠意,這個你就收下吧。」
靜雄幫帝人披上了白色的圍巾,便在帝人反應過來前先行道別。

帝人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東西,便露出了苦笑。

「該不會這一切都是正臣的雞婆吧。」

——
帝人由於疲累而先行回到家裡頭,在打開留言板時發現有人傳給自己了一個網址,確認裡頭無毒以後帝人便點了進去。

——
田中太郎加入了聊天室。

甘樂
嗚呼——我們的小壽星來囉ヾ(〃^∇^)ノ

田中太郎
這是.......

甘樂
聽說今天是田中太郎的生日,於是我就重新開了個聊天室慶祝!

罪歌
生日.......快樂

賽頓
太郎生日快樂!

田中太郎
謝謝大家——我今天很開心^_^

——
私聊模式

甘樂
呀啊,今天很開心對吧?
既跟班上同學處的不錯,又得到了小靜送的圍巾。

田中太郎
好厲害......臨也先生怎麼知道的?

甘樂
這就不多說了,因為我人不在池袋,所以沒法給你一個生日禮物,不過這個臨時的聊天室就當作給你的禮物吧——

田中太郎
謝謝!這我就很開心了!

——
帝人撐著頭看著螢幕,並忍不住揚起了嘴角,今天一整天就像是被設計好一樣,接連不斷的獲得許多驚喜。

——
甘樂
啊對了,田中太郎今晚可有個約會,就先不聊啦——

罪歌
約會?

田中太郎
等......才不是呢!

甘樂
呀啊、我不打擾太郎的約會啦,再見≧∇≦

—甘樂退出了聊天室

賽頓
那我和罪歌也退出好了,祝你生日快樂!

罪歌
要玩的開心哦。

—罪歌退出了聊天室
—賽頓退出了聊天室

—目前聊天室沒有任何人
—目前聊天室沒有任何人

——
帝人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沒想到臨也連和正臣有約的事情都知道,該不會正臣那傢伙又在想什麼吧。

仔細一看,指針也指到兩人約定好的時間,手機也準時的收到訊息。

“呀、帝人!我相信你不會辜負我的期望,往窗外看吧——!
——紀田正臣”

帝人走到窗戶旁,仔細的往外探頭一看。

『砰!』

數個煙火綻放在帝人的視線裡,讓帝人看得目瞪口呆,正當帝人想要發訊息向正臣問清楚時,下方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呦!帝人、在看嗎——」
樓下的人兒向自己揮了揮手,仔細一看,那就是自己的竹馬,紀田正臣。正當帝人想對正臣說些什麼時,他便遙了搖頭說道。

「No、no,若一直看著我帥氣的臉龐,美妙的煙火秀可就要結束囉!」
聽了正臣的話語,帝人又把視線放回方才的煙火身上,那副景象真的只能用非常美來形容它,帝人也看的得目瞪口呆。

煙火秀結束時,帝人正興奮的想和正臣分享心得的同時——原本在下面吵吵鬧鬧的男孩已經消失無蹤了。

帝人露出了苦笑,便把窗子關起來。他相信那傢伙可能是怕被自己麻煩的追問而早就跑不知道去哪兒了,一想到這裡帝人又嘆了口氣。

不過也因此帝人才能玩的這麼開心。

“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想我也不會那麼開心。

——龍之峰帝人。”

 

评论
热度(34)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