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目前是niconico上的litmus6深坑,漫坑的話坑的仍然是DRRR!!和君僕
litmus6是ゆとりちゃげぽよ。推,nmmn的cp主食utml副食utcg
\\壯大我ゆーもる坑//
DRRR!!主食幼馴染,幼馴染推
君僕主食要春,主推小春!!!
就是這麼簡單

【最近不怎麼更文身邊也都只有litmus6的文】
【litmus6同好快搭訕我】
【ゆとり、無音、もるでお、ちゃげぽよ、赤じゃむ、3821】


【りんりんりん、りんりんりん、ゆっとりーん】
【Cが~来たやで~】

听到litmus6说要东京六人出演LIVE,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浮上仔】】】


【U-mol】在情人节的这一天

哈啰大家好我是潜水好久的白白,最近沉迷在niconico的坑里头,认识了叫做リトマス6的天使

不知道lofter有没有同好就跑来放放看先就对了嘛,文都写了不萌白不萌(意义不明)

日文有混,这次是生主的ゆとりさん和もるでおさん


◆Attention


*ゆーもる

*nmmn

*中国语です


——————————


已经输入好的文字早已停滞在字段里头,不知道早已反覆考虑过了几百次,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按下了发送的按键。


但是那一天的最后,迟迟等待不到你的回应。


懊悔。



距离リトマス6的LIVE只剩下四天,我、みはにぃ、赤じゃむ、ちゃげ和ゆと...

嗨我久违的回来了,好不容易从读书地狱解放休息几天要继续当社畜的我

原本是想来看看这里儿有没有一点声真的同人...结果没有还真他的冷

最近常驻的东西叫作推特,更文......等3/21那家伙的生日吧(笑)

还有静雄生快(迟


很长一段时间没更文了...非常抱歉(敬礼
没灵感也算是原因之一,主要原因算是因为课业繁忙起来还有我也入了声真似这个大坑......
总之有机会的话会继续更新的,请期待我的更文......爱各位

【幼驯染】帝正——11/11


「帝人帝人帝人——!」
「正臣,就二十四小时而已一下就过了,你就不能忍忍?」

龙之峰帝人正在经历这一整年最难忍耐的一天。

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日,由于考试将近帝人被正臣要求来他家裡头一起读书,至於为什么会那么积极,原因似乎是想要用成绩给杏里一个惊喜的样子。

「所以我说——今天可是pocky的主场日哦!?就让我出去和可爱的女孩子做一些这个节日应有的互动也不为过吧!」

正臣嘴里还含着一支巧克力棒,整个人趴在教科书上头不停的嘟囔著一些无关课业的事,虽然帝人早有预料正臣觉得不会坚持到最後,不过发生这样的事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什么节日啊?!那才不算吧!正臣,读书不是你提起的吗?不读的话我要回家啰...

似乎有点时间的对贴
久违的电绘,在更文前让我伪更一下吧~
#正帝

【幼驯染】扭曲的我们


这篇算是,让我抓个幼驯染关系的文吧
仔细想想,这个又疼又虐的感觉正是我的初衷

————————————
「那么就让我们go west!至於所谓的go west呢並不是西边的出口,而是西武百货的出口! 」

眼前的少年流利的说出尽是让人摸不清头绪的话,即使如此,帝人认为自己只需要当个旁聽者就行了。

帝人是这么想的。

——咦,正臣呢?

少年——纪田正臣早已不知不觉的向前迈步,在帝人察觉到这点时自己已经和正臣有了不小的距离了。

「等等我、正臣!」

帝人没有多虑的直接跑向了正臣的背影。在回过神来的同时,正臣慢慢走向的並不是方才口里道出的任何一个方向,而是像要吞噬正臣整个人似的黑暗。

——为什...

学园天国的帝人!
最近没有产文的原因基本上是在文笔和诠释上遇到了一点瓶颈......
简单来说,就像是掉到一个坑洞了,好几天都在思考关于自己的文笔和诠释

呜呜呜抱歉,我会赶紧脱离瓶颈然后脱胎换骨!(虽然维持就不错了
我依旧是一成不变的幼驯染和临帝临推!! リーダ万岁!

【正帝】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我喜欢帝人笑起来的样子。

那个天真烂漫,又拿自己没办法的笑容。
那个对打从心底感到喜悦的笑容。
那个带着些许害臊的笑容。

因为喜欢看着他笑,所以从小我就喜欢逗帝人露出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总会有吸引我的魔力。

让我想更加的,更加的让他开心下去。

我俩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面了,虽说仍然以网路聊天取得联络,不过却没听到彼此的声音和外貌。

今天,终于到了能够再次见面的一天。

虽然如此,自己心中还是害怕着一种可能性。
害怕着,帝人是不是改变了。

「帝人——!」
「啊、纪田くん,真的是纪田くん啊!」
在帝人看清自己的模样后,随即露出了像以往一般的笑容。
就像是看到玩具的小孩子一般,那样天...

【王最王】你觉得呢,最原ちゃん?

离开才囚学园
继承好感度MAX的剧情

好啦其实我真的想不到标题了原谅我,玩了爱情向我整个人成了王最的形状,这俩有多好我的天啊
我是最原推结果我比较会诠释小吉(褒义
————————————————————
「最原ちゃん,完成委託了吗?」
「算是吧。毕竟这次的兇手留在现场......算帮了个大忙吧。」
坐在桌子上的王马似乎注意到了向自己走来的最原,在对方走过来之前便率先向对方做了确认,在得到最原的回覆后王马才肯笑嘻嘻的转过头来。

「於是呢,最原ちゃん。很可惜,今天我已经把事办完了。」
「咦?那么快吗?明明平常还会在拖一下的。」
王马没有马上做出回应,只是向最原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有时候最原觉得比起谎言,最...

1 / 7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