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幼驯染】帝正——11/11


「帝人帝人帝人——!」
「正臣,就二十四小时而已一下就过了,你就不能忍忍?」

龙之峰帝人正在经历这一整年最难忍耐的一天。

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日,由于考试将近帝人被正臣要求来他家裡头一起读书,至於为什么会那么积极,原因似乎是想要用成绩给杏里一个惊喜的样子。

「所以我说——今天可是pocky的主场日哦!?就让我出去和可爱的女孩子做一些这个节日应有的互动也不为过吧!」

正臣嘴里还含着一支巧克力棒,整个人趴在教科书上头不停的嘟囔著一些无关课业的事,虽然帝人早有预料正臣觉得不会坚持到最後,不过发生这样的事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什么节日啊?!那才不算吧!正臣,读书不是你提起的吗?不读的话我要回家啰。」
「等等等等!我的确说要读书没错,不过今天可是十一号哦!?Number eleven的日子耶!难道帝人都不会有这种专属于男人的慾望吗?」
「给我向其他的男性道歉!」

帝人稍稍叹了口气,由于考虑到再这样和正臣闹下去不行,之后正臣发出的声响都一一被帝人给无视掉,可能也因为得不到回覆正臣也跟著安静了下来。

——话说这傢伙真的有可能老老实实的安静读书吗?

突然想到这里的帝人,确认似的瞇著眼抬起头来。迎接他的並不是认真读书的正臣,而是仍像方才一样趴在教科书上睡着的正臣。

「喂......真的假的啊......都没读到多少欸。」

帝人稍稍皱了下眉头,轻轻的从正臣的双臂下方抽出了教科书。

「就要考试了啊......还这样什么都没读该如何......咦?」

原先认为教科书本该是空白的帝人打量了下内容,里头的考试范围题目都写上了满满的作答笔迹,反覆计算的痕迹也淡淡的留在纸上头。

「咦?不可能啊,因为正臣今天的确什么都没有动作......啊。」

突然想起什么的帝人稍稍动了眉间,在昨天晚上和正臣要今天的集合时间时,对方似乎是过了整点后才给自己回应。

——难不成是熬夜写的......是为了今天吗?

帝人又瞥了趴着熟睡的正臣一眼,他的嘴里仍旧含着方才的巧克力棒。看著这样的正臣,帝人忍不住露出苦笑,接着凑到正臣的嘴旁把外漏的巧克力棒给轻轻咬断。

「要睡觉也把这个吃掉再睡嘛......到底是多期待这个奇怪的日子啊。」

似乎是在教训对方一般的讲了几句后,帝人便在回到方才读书位置的时候瞥见了正臣摆在桌上写著pocky字样的盒子。

「嘛......pocky日吗......」

——————————————————————

「啊......啊!睡着了!帝人抱歉!原谅我——咦?」

在正臣醒过来察觉到自己方才的行为后,便预料到帝人可能会做的反应便先行道歉——不过在正臣定睛一看才发现对方也趴在桌上熟睡的样子。

「什么嘛,这不是也睡着了吗?对了那个不是......」
正臣又仔细的打量了下帝人,对方的嘴里似乎含了一根巧克力棒,此时的正臣有些意外的皱了下眉头。

「这是......怎样?这傢伙看起来是会吃到一半睡着的人吗?到底是有多累啊?」
此时的正臣想到了什么主意,便扬起了嘴角。

——等帝人起来之后看到巧克力棒都没了不知道是什么反应,挺有趣的。

想到这里,正臣便把本来是作为两人零食的巧克力棒给吃光,接着又稍稍打量了下帝人。

——要干净就把帝人的那根也吃掉好了!反正不吃也浪费食物。

打好主意的正臣慢慢的凑近帝人,在确认对方动静的情况下便含住了外面这头的巧克力棒。在正臣準备咬下一口的同时,眼前的帝人似乎有些不悅的睁开了眼睛,正臣也被突然动作的帝人吓到放开巧克力棒,有些意外的微微张嘴。

「咦?啊?帝人!?」

在正臣还没反应过来时,帝人直接贴近正臣将巧克力棒给咬了下去,没法反应的正臣也下意识的紧紧含住了仅剩的巧克力棒,也因为这个动作让两人的嘴唇稍稍的碰觸到了互相。

「咦?咦!?帝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是你说要玩的?不过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居然趁別人睡觉的时候把零食一口气吃光,就打算像这样整整你了。」
帝人似乎带着些许不悅的语气说明了下,而瞭解来龙去脉的正臣才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至少让我做好心理準备再来嘛......再一次再一次——」
「你不是吃完了,没有那个机会了。」

「抱歉啦、我再买一盒就是,再买一盒!」
「两盒才够,一盒是补现在这盒。」
「咦——这是霸凌!果然帝人你是害羞了吧!把害羞当成藉口的男人是不会惹女孩子喜欢的哦!」
「像你这样的人也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请放心。」

就这样,这两人今天都没有摄取到知识,不过倒是摄取到了许多的糖粉以及——

评论
热度(12)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