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情侶30DAYS】DAY9-交換衣服

这里是白白,对于DRRR有莫名的偏爱於是想玩玩看这个系列,然后内容是挑战全DRRR!(你无法)


至於OOC和拖稿是必互相拖带的,所以非常不好意思!!!(有够不尽责)


云端链接(怕麻烦想直接一次看全部的)>点我


---------------------------------


#情侣30DAYS

#DAY9

#幼驯染

#正帝正


系列链接(周六会统整一个礼拜写下来的文):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0Q3FyJCxzabpaBnEM6tTo601UYQiV3NkDJl3uZYvW0Q/edit?usp=sharing


拖了有两天吧,不过这题材真心没有很好写,祝正臣生日快乐。

—————————————————————————————

「所以我说有点太大了嘛......」

「才不会、就算反悔也来不及了!」


帝人身上正穿着正臣平时的连帽卫衣,不过因为身高的差別在帝人身上显得有点太大。而正臣的身上也穿着帝人平常的外套,穿起来除了不习惯以外,大小方面都属于挺合适的。


但是为什么两人会交换平时的衣服呢?那是因为在正臣的提议之下,两人便开始玩了真心话大冒险,这也成为了大冒险的游戏内容。


「接下来是模仿!来吧帝人,让我看看我在你的心里是什么形象!」

「什么啊这个......」

帝人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搔著脸颊,而正臣则是过度兴奋的等待着对方完成任务。


「那、那么就给你三个选择——1、纪田正臣。2、纪田正臣。3、纪田正臣......这样?」

帝人尝试用些许快活的语气说出这段文字,便对着正臣比出了明显的数字,结尾则是有点尴尬的变成了疑问句。


「诶、莫名的没有感觉。」

「你就是这样子的!」

看到正臣一副无趣的表情,帝人也只能作势沮丧的叹了口气。


「你就没有其他件了吗......」

「如果你是说那种挑外套品味的类似服装——很抱歉,没有!」

正臣理直气壮的做出回应,而帝人则是没有要理会的意思,持续翻找著对方的衣柜。接着他摸到了有別於其他衣服触感的布料,便好奇的将它拿了起来。


「啊......这个是。」

帝人看着手上拿着的布料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便转头看了正臣一眼。


「吶,正臣。能闭上眼睛一会儿吗?我想再换个东西。」

「咦、找到心仪的衣服了吗?没想到真的有啊......好吧。」

即使正臣还是很好奇自己有什么衣服让帝人给中意的,不过还是乖乖的闭上眼等待。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啰、正臣。」

「我倒真想看看是哪件......」

在正臣尚未语毕,便下意识的愣在原地几秒,接着才露出了苦笑。


「是吗,难怪我想说你怎么会要我突然闭上眼睛。」

正臣靠近了帝人,并怀念似的摸了下在帝人脖子上的黄色围巾——那是自己曾经在黄巾贼的时候作为团队的象征所配戴的物件。如今的它没有以前那般光亮,也因为时间而留下来不少痕迹。


「不过,最具代表性的——正臣的徽章果然还是这个吧。」

帝人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微笑,接着抬头看向了对方。


「正臣会害怕见到它吗?」

「......」

正臣并没有马上回应,只是轮回在重复的思考之中,过了一会儿才做出了回答。


「果然一开始还是会吧,对于没法即时救到沙树还是有些后悔。不过一想到和谷田部他们的回忆,果然还是不愿意忘掉啊。」

正臣只是苦笑了下,而帝人只是默默的聆听着,接着将长出来的围巾正面的在正臣脖子上围了一圈。


「我也是,不过只要想到曾经快乐的时候,那些负面情绪全都消失了,很奇妙吧。所以我希望正臣也不要忘记自己也有这么好、这么棒的一个时光和团体。」

帝人露出了笑容直视著正臣,仿佛像是看透他心思似的,不过正臣却没有要回避的意思。


「你这家伙才是嘛......竟然做出了解散那样大组织的行动。」

「我想此时我也是和正臣相同心态吧,不想再替身边的人添麻烦了。不管是正臣、园原同学或是三岛小姐,我都希望能保留最好的一面。而且,我也还有正臣嘛。」

帝人稍稍低了下头露出了微笑,向往非日常的他要放下全部多少会有些可惜,不过他还是做出了对身边人最有利的决定。


「我们这算是彼此彼此吧,真是的。」

「那算是夸奖吗。」

不希望再重蹈覆辙了。


这是两人的共同想法,不管是黄巾贼还是DOLLARS,他们都曾经为此踏上错误的道路。如今,曾想封锁那条路的他们,最后还是一起选择了面对了那种回忆,这大概是他们两位所学到的最后结论吧。


评论
热度(14)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