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情侶30DAYS】DAY2-公主抱

這裡是白白,對於DRRR有莫名的偏愛於是想玩玩看這個系列,然後內容是挑戰全DRRR!(你無法)

至於OOC和拖稿是必互相拖帶的,所以非常不好意思!!!(有夠不盡責)

雲端連結(怕麻煩想直接一次看全部的)>點我

---------------------------------

DAY2

#情侶30DAYS

#DAY2

#戰爭組xMKD

#臨帝

#靜帝

這篇寫的比較長,也是寫到類似三人UP我就會寫比較多,抱歉今天拖到稿了(爆哭不過這篇我超怕OOCㄉ不過我寫得很開心

-------------------------

「嗚哇......我說他們還真是不會手下留情。」

帝人稍稍調整了下貼在膝蓋附近的貼布,由於上一堂的體育課在打躲避球的時候,不擅長運動的帝人一不小心就被球拌到因此摔了一跤。此時的帝人在調整貼布以及行走時還能感覺到一點點的痛楚,這也是為什麼沒有運動神經的帝人不喜歡體育課的原因。不過這樣的帝人仍然只能忍住痛楚在大街行走,其中一個原因是自尊心希望自己能克服這個小小的傷口。


「呀啊,不好意思!」

在不注意的同時,帝人不小心地撞到前方高大的人影,還沒看清楚對方便戰戰兢兢的敬禮道歉,當然帝人在此刻也做好了會被大罵一頓的覺悟。

「我說注意點......咦?你不是賽爾堤的朋友嗎?」

「哇哦,靜、靜雄さん!?非常抱歉!」

聽到了異常熟悉的聲音,帝人整個人的恐懼似乎又上了一層,因為他這才知道自己撞到的是被稱為池袋最強男人的平和島靜雄。雖然兩人以往因為某些原因有一些認識,不過帝人只要看見靜雄總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浮上心頭。


「啊,沒事沒事。話說你的腳怎麼了?」

「這、這個是在剛才不小心跌到傷到的......」

帝人將自己冒失的經過陳述給靜雄聽,之後靜雄思考似的將手置於下巴一會兒。


「是這樣啊,走路豈不是很不方便?」

「嘛......這也沒辦法,畢竟是我自己傷到的。」

靜雄持續打量著帝人受傷的地方,而同時帝人也只能露出了淡淡的苦笑。


「那麼、龍之崎,抓好囉。」

「诶?龍之崎是在叫我嗎?!話說要抓好什麼......嗚哇!?」

帝人尚未語畢,靜雄就一把將帝人給側身抱起。沒能反應過來的帝人只是發出了一聲慘叫,差一點就因為慌張而自己失去了重心。不過這樣的動作多少還是引起了周圍人們的不少注意,而帝人只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打量著四周。


「咦?那、那個靜雄さん,這是在......」

「再繼續走路會讓傷口變嚴重的,我也不懂包紮,只好先這樣將計就計了。」

"就因為這樣!?"帝人差點就大聲地脫口而出,不過因為在大庭廣眾的目光下只讓帝人感到越來越害臊,一時什麼也說不出口。

「總之,這裡人很多,要不要先到人比較少的地方。」

「哦,對喔。抱歉,那能走到那裡嗎?」

帝人小聲地在靜雄耳邊說著,靜雄才察覺似的放下了懷裡的帝人,這也讓漸漸脫離眾人目光的帝人鬆了一口氣。於是兩人好不容易才到了小巷裡頭,帝人像是釋下了什麼重擔似的大大的吐了口氣,靜雄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拿了一罐剛剛從一旁飲料機投的可樂給帝人。


「抱歉了,龍之崎。剛剛沒有注意到一旁的人。」

「不、不會,還有我叫做龍之峰......」

帝人只能勉強露出苦笑糾正方才就被叫錯的姓氏,對於剛才發生的事情也因為是出於對方的好意也不太希望去多介意。


「啊對了,你該不會也認識吧。一個叫折原臨也的傢伙。」

「诶、臨也さん?」

突然想到什麼的帝人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因為剛才的混亂一時忘記了這兩人之間的關係有如此惡劣。現在的帝人全身冒著冷汗,深怕下一秒就會消失在人世。


「啊啊,果然認識啊。不過我還是給你一個忠告,最好離那個跳蚤傢伙遠點。」

「是、是......」

在帝人回答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聽見上頭傳來什麼噪音。突然有幾個原該施工中的水管從上頭掉了下來正砸到靜雄,而一旁的帝人則是被如此場面給驚嚇到說不出話來,外頭似乎也查覺到這裡的騷動。


「靜雄さん、沒事吧!?」

在帝人嘗試想靠近查看情況的同時,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取笑這副場面似的笑聲。帝人一回過頭去,站在那頭的人便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呀啊,放心吧,帝人くん。那傢伙才不會那麼容易死掉,他可是怪物啊。」

「你說誰怪物啦?臨—也—くん——」

站在巷口前的人正是剛才靜雄才對帝人警告過的人物——折原臨也,在他對帝人進行回話的同時,原該被水管給壓住的靜雄也將它給毫髮無傷的舉起來。


「你這傢伙來這裡做什麼,臨也呦——?」

「真是的,小靜竟然在帝人くん面前當眾說我的壞話。剛才收到池袋最強公主抱某人的照片,我就趕過來了哦,因為總覺得能看到很有趣的畫面。」

臨也在靜雄面前說出不少刻意激怒他的話,而靜雄正如臨也所願的成功被激怒到了限度。


「那就給我做好去死的準備吧,臨—也——!」

「呦,真危險呢。」

看見了朝著自己方向飛過來的帝人,由於運氣不好的剛才被傷到了膝蓋,只能不知所措的作勢用手臂擋住頭部。此時水管撞擊牆壁的聲響大聲的在帝人的後方響起,在帝人睜開眼的那剎那才發現自己正反被臨也以公主抱的方式帶到一旁。


「小靜真是不注意呢,差一點就打到帝人くん囉。你明明知道他受傷的對吧?」

「你這傢伙......」

靜雄兩眼仇視似的瞪著臨也,而臨也卻一副享受其中的樣子揚起了嘴角。


「感覺在這裡我也很難保證帝人くん不會被這個怪物攻擊到,我只好先把他帶走啦——」

「你這個跳蚤傢伙!別想跑!!!」

臨也側身躲過了下一個攻擊,便嘲諷似的朝著另一頭的靜雄揮了揮手。


「那麼接下來我要開始跑囉,帝人くん自己抓好了——」

「诶!?再怎麼說這也太沒道理了......」

「即使面對怪物你還是想套用道理嗎?走囉——」

為了躲避靜雄的下一個攻擊,臨也在帝人尚未做出準備和回覆就率先開始奔跑。兩人就這樣在眾人的目光下不停的進行攻擊以及閃避的動作,一直持續了幾十分鐘——


至於事後的結果當然是帝人被以奇怪的形式捲入了兩人的持久戰之中,而帝人則成了最為精疲力盡的一方。當然在兩人逃離靜雄的追趕之後,帝人就這樣擅自教訓了帶著遊戲心態的臨也一頓,雖然對臨也來說是否有造成影響還是個謎,不過幾天後帝人還是代替臨也到靜雄那裡去道歉了一頓——不過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评论
热度(14)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