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幼驯染】帝正——11/11


「帝人帝人帝人——!」
「正臣,就二十四小时而已一下就过了,你就不能忍忍?」

龙之峰帝人正在经历这一整年最难忍耐的一天。

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日,由于考试将近帝人被正臣要求来他家裡头一起读书,至於为什么会那么积极,原因似乎是想要用成绩给杏里一个惊喜的样子。

「所以我说——今天可是pocky的主场日哦!?就让我出去和可爱的女孩子做一些这个节日应有的互动也不为过吧!」

正臣嘴里还含着一支巧克力棒,整个人趴在教科书上头不停的嘟囔著一些无关课业的事,虽然帝人早有预料正臣觉得不会坚持到最後,不过发生这样的事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什么节日啊?!那才不算吧!正臣,读书不是你提起的吗?不读的话我要回家啰...

似乎有点时间的对贴
久违的电绘,在更文前让我伪更一下吧~
#正帝

【幼驯染】扭曲的我们


这篇算是,让我抓个幼驯染关系的文吧
仔细想想,这个又疼又虐的感觉正是我的初衷

————————————
「那么就让我们go west!至於所谓的go west呢並不是西边的出口,而是西武百货的出口! 」

眼前的少年流利的说出尽是让人摸不清头绪的话,即使如此,帝人认为自己只需要当个旁聽者就行了。

帝人是这么想的。

——咦,正臣呢?

少年——纪田正臣早已不知不觉的向前迈步,在帝人察觉到这点时自己已经和正臣有了不小的距离了。

「等等我、正臣!」

帝人没有多虑的直接跑向了正臣的背影。在回过神来的同时,正臣慢慢走向的並不是方才口里道出的任何一个方向,而是像要吞噬正臣整个人似的黑暗。

——为什...

学园天国的帝人!
最近没有产文的原因基本上是在文笔和诠释上遇到了一点瓶颈......
简单来说,就像是掉到一个坑洞了,好几天都在思考关于自己的文笔和诠释

呜呜呜抱歉,我会赶紧脱离瓶颈然后脱胎换骨!(虽然维持就不错了
我依旧是一成不变的幼驯染和临帝临推!! リーダ万岁!

【正帝】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我喜欢帝人笑起来的样子。

那个天真烂漫,又拿自己没办法的笑容。
那个对打从心底感到喜悦的笑容。
那个带着些许害臊的笑容。

因为喜欢看着他笑,所以从小我就喜欢逗帝人露出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总会有吸引我的魔力。

让我想更加的,更加的让他开心下去。

我俩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面了,虽说仍然以网路聊天取得联络,不过却没听到彼此的声音和外貌。

今天,终于到了能够再次见面的一天。

虽然如此,自己心中还是害怕着一种可能性。
害怕着,帝人是不是改变了。

「帝人——!」
「啊、纪田くん,真的是纪田くん啊!」
在帝人看清自己的模样后,随即露出了像以往一般的笑容。
就像是看到玩具的小孩子一般,那样天...

【正沙】胆小鬼


【正沙】各位一起来被我传教

说个实话,其实我以前是讨厌沙树的(ry
不过被太太安利之后就变成完完全全的粉()
试试看写了这种感觉
不看标题看内容大概是伪正帝真正沙吧哇哈哈哈
————————————————————

一回忆起昨日帝人的动作,自己的双手不禁再次颤抖了起来。

有什么,有什么我能替他做的......!

「纪田正臣,胆小鬼的代名词。」
背后突然出现了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带着严肃表情的沙树。

「沙树......」
「什么的。正臣应该不想变成这样,对吧?」
沙树的表情从严肃转为平时的微笑,同时也慢慢凑近了自己。似乎是不想让他查觉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便下意识的別过头去,此时的颈...

【临帝 私设幼驯染】带着情感的甜腻


明明我是帝临党却一直想让临也疼疼帝人
#私设幼驯染 #临帝

——————————————————————

折原临也并没有太喜欢甜食。
或许原因之一是因为一个像怪物的傢伙对甜食抱持著喜爱,所以才有下意识的排斥。
况且他也並不喜欢这种味道特別突出的感觉。

不过每当他身边的帝人露出愉悅的表情畅谈著他享用过的甜食时,临也有好几次都恨不得再马上买给他看看他的表情。

「今天上课老师给我们做了布丁,很好吃哦!」
「哦?那么如何?」
「很好吃,超级好吃!很幸福的感觉!」
「是吗?对了,帝人。要不要吃你上次说的那间冰淇淋店?」
「可以吗?」
「当然,不过口味要猜拳赢我才可以选。」
「那我赢了也要帮临也くん选口味,可以的话...

【幼驯染】多年未碰的书中夹了你的照片

好久没码文我回来啦呜哇呜哇,呜呜呜呜这几天都在读书,也没什么帝正或帝临的粮食,很想码文但没时间都快死了,总算是可以来码啦!!
这次看到了一个不错的パロ就写了,嘛主题是多年未碰的书中夹了你的照片

#国中时期 #帝正帝

——————————————————————————

下课的钟声早已在数十分钟前响起,整个教室只剩下身为值日生的帝人。

帝人对教室做完最後的巡视,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整理了下自己的书包,突然摸见了底下有本看似些许痕迹笔记本。

「这个是......」

帝人稍稍的打开了下里头,打量了下内容物的帝人稍稍睁大了眼,接着才理解什么似的继续翻阅。

里头其实没有什么,分別用铅笔写著缭乱...

【幼驯染】 幼时篇私设

大概就是自己的幼驯染私设吧
突然想到就突然写了,没有特别的原因
之后更文的频率也会越来越少,好想哭啊啊啊啊
不意外的话会有续篇的吧,希望我有那个动力产啦!

————————————————————
这是属于龙之峰帝人的日常。

虽然位于乡下,不过名字像帝人这样特殊的人确是屈指可数,在班上时不时会因为名字的关系被稍稍玩弄,不过帝人也慢慢的当作理所当然。

直到了有一天,有一名少年加入了帝人的班级。

留着整齐的短头发,从自我介绍来说看起来是个挺有活力的人。

当然,帝人认为这些都和他没关系,因为他觉得这也不会因此改变他的日常。

——至少他现在是这么认为的。

在某天的下课时间,一群男孩子因为人数不够...

默契大考验二 附录

结果我的附录比正篇还长

原本默契大考验这系列只是我在模拟会考前想舒压写的,没想到会这样写出来,挺开心的。
今天也和平,幼驯染战队!

——————————————

在和正臣玩完默契大考验后,帝人感觉他整个人就怪怪的。

说起来,虽然题目是用抽的,不过只有两个人写所以如果不是自己出的应该就是对方了吧。

如果正臣是因为两人迟迟没有回答出相同的答案而导致有些失落,那为什么条件要订两人以外,这些让帝人感到有些疑惑,明明如果没有那个规则那么多半大概会成功吧。

「正臣,刚才的题目是你出的吧?为什么要除了互相以外呢?」
「没什么。」

其实这么做的正臣有他的理由,其一是想来一点有些难度的默契配合,其二则...

1 / 3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