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目前是niconico上的litmus6深坑,漫坑的話坑的仍然是DRRR!!和君僕
litmus6是ゆとりちゃげぽよ。推,nmmn的cp主食utml副食utcg
\\壯大我ゆーもる坑//
DRRR!!主食幼馴染,幼馴染推
君僕主食要春,主推小春!!!
就是這麼簡單

【最近不怎麼更文身邊也都只有litmus6的文】
【litmus6同好快搭訕我】
【ゆとり、無音、もるでお、ちゃげぽよ、赤じゃむ、3821】


【りんりんりん、りんりんりん、ゆっとりーん】
【Cが~来たやで~】

【帝臨】名為變數的棋子

*ooc有

*我心裡是希望兩人開心的吃火鍋的QAQ

-

『嘛,感覺你有一個不錯的結局呢、龍之峰帝人君。』

電話的一頭傳來著熟悉的聲音,帝人動了下嘴角,便緩慢的開了口。

『彼此彼此,臨也先生的聲音聽起來也很活力呢,發生了什麼好事嗎?』『哦——不愧是田中太郎君,光聽我的聲音也猜得到呢!』
聲音的主人——折原臨也提高了語調,語氣比剛才明顯更輕浮了一點,帝人也簡易的答了聲「是麼?」

『啊啊,因為我可是千鈞一髮的活下來囉——』
『先別說那個了,臨也先生。』

『你過去是不是和正臣發生了什麼事呢?』
電話裡的聲響停頓了下,先是傳出耐人尋味的長音,臨也才像剛才一樣的答話。

『——是哦,他也對你說了有關我的話嗎?』
『沒有哦——正臣什麼都沒有跟我說。要說從哪裡知道的話——我想你知道三島小姐吧。』
『沙樹?』
另一頭的臨也睜大了雙眼,接著擺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
『啊啊——原來如此。不是紀田君、而是沙樹嗎?嘛、也不怎麼意外。』『真不愧是臨也先生,似乎面臨什麼事情都不為所動呢。』

『不不不,碰到小靜的時候我可就完全沒轍了呢。』

臨也笑了幾聲,電話另一頭停了良久,才緩慢地回覆。

『是的,正因為如此。我才想讓臨也先生體驗一下——』

聲音來源到這裡就停住了,突然電話中的吵雜聲與街道的聲響重疊,臨也先是睜大了雙眼張望了四周。
「——體驗一下真正的意外。」

耳邊傳來了細語的聲音,在臨也還沒反應過來時,槍擊聲與祭典的煙火生聲重疊在一起,由於煙火聲的緣由因此沒有人往臨也這方開去。
臨也扶住自己受傷的手臂,帶著些許艱辛的看著那名拿著手槍微笑的人。笑容看不出任何敵意,更不用說是笑意。由於手臂的傷讓他沒辦法即時做出反擊,此時才發現對方正瞄準著自己的頭部。
「我是不相信三島小姐所說的、臨也先生的所作所為哦。」

「那為什麼這樣做......哼?」

臨也擺出一副逞強的笑容,並撐在一旁的牆邊。而對方——龍之峰帝人並沒有絲毫動搖他的表情,而是把這當作遊戲似的暖了下板機。

「因為啊,最清楚你所作所為的人,就是你當初想玩弄在自己手下的人。」臨也笑了幾聲,接著皺了下眉頭並聳了肩。

「啊啊,說真的。我當時真沒想到你是那個名為變數的棋子啊、帝人君。」

「老實說,可能多虧了臨也先生,我才能結束這個dollars的負擔呢。」

臨也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很明白,對方在等待的是下一次煙火升起之時,他就會扣下板機,腦袋正在快速運算著在那之前該如何逃跑。

「我會在煙火放出時扣下板機——你是這麼猜的對吧?很可惜,這樣就沒有必要換成『這種』手槍了呢。」

臨也愣了一下,才聽出帝人話裡的玄機。正當身體開始移動時,也看見了帝人瞇起了雙眼,再次瞄向目標。
——さようなら
『砰!』

那名少年摧毀了自己嚮往的非日常,也摧毀了一直圍繞在他身旁的日常。

评论
热度 ( 19 )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