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靜帝】理想的團體

在半夜的時候突然想到就寫了(茫.png

總之看看就好xDDD

*ooc有 *名字梗

————————————————————————
「好、菜也買完了!」

帝人從超商步出,手提著裝著菜的袋子正準備回到自己溫暖的家——一想到終於能放鬆,帝人的步調也轉變為輕巧。

一邊正在思考著將近的校慶該設計何種節目的帝人,正心不在焉的嚷嚷著。

「嗚哇!」

在思考的同時不小心撞到了什麼,但是對方沒有做出任何動搖,起初還以為是障礙物的帝人抬起了頭,眼前卻是令自己略感意外的人物。

「你是......靜雄先生!?」

對於眼前穿著酒保服的男性,帝人在一時慌張而不小心放開了自己提著塑膠袋的手,不但讓裝著菜的袋子掉落一地,自己也失了重心跌在地上。

「呀啊痛痛痛......」
「你沒事吧?」
眼前的青年——平和島靜雄對著帝人伸出了手,在帝人反應過來前先行拉了對方起來。
帝人穩了身子後便是慌亂的做出敬禮的動作,靜雄則是把袋子撿起放到對方的手心裡頭。

「嗯?你不是那個和賽爾堤一起的那個什麼......龍之崎?」
「那個、我是龍之峰帝人!」
「哦、是嗎。」
靜雄隨便的應了聲,便想到什麼似又看向了帝人。

「話說,急著回去嗎?」
「咦?誒、不。」
帝人做出了回覆後,靜雄就擺了擺手示意帝人往這兒的椅子坐下。

「嘛啊......賽爾堤最近好像很忙,是那個有關......那個dollars的事情吧,你知道些什麼嗎?」
「......!」
帝人挺直了自己的背,有點緊張的抿了嘴,腦裡盤算著該做什麼樣的回應。

「啊......賽爾堤小姐應該是在幫忙處理dollars的一些小事情......」

敷衍似的揮了揮手,帝人只能緊張的苦笑。

「啊是嗎——果然是那群傢伙......就算已經退出dollars,一想到他們正在給賽爾堤添麻煩又一肚子火.......」

靜雄散發了些許的敵意,讓帝人更加緊張,並深深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把自己是dollars首領的事情告訴對方。

「那個、靜雄先生是因為不想和做出那些行為的人一起才會退出dollars的對吧?」
帝人緊張的確認了之前的情報,心裡害怕著被對方察覺到任何一點異常。

「啊、是這樣沒錯。」
靜雄點了根菸答道,也讓帝人在心裡頭大大的放下了沉重的石頭。

「那、那個!Dollars裡頭其實並不全是那樣的人!有會幫忙別人的人,也有會解決別人疑惑的人,更是有制止那些靜雄先生說的那種行為的人......所以!」

靜雄看著緩緩道出這一連串話語的帝人,在帝人講到最後時似乎發現到自己說了什麼不妥的話,便自己緩緩的紅起臉來。

「那個......雖然我沒有資格說,有沒有辦法阻止。不過靜雄先生能知道dollars還是有這些人,也是靠著這些人才得以運作下來的!所以,請原諒他們!」

面對帝人的這一套說詞,靜雄先是愣在原地,當帝人再次察覺時又發現自己已經多嘴了。

「什麼嘛,你這小子很有意思嘛!」

「咦?」

對於得到了意外的回應,帝人抬起頭看向了對方。靜雄只是露出了強勢的笑容,擅自在帝人身上搭了肩。

「你很不錯嘛,我很欣賞你。是叫什麼,龍之山?」
「那個......是龍之峰。」

算是得到了靜雄的認同,帝人露出了苦笑。雖然是以這種形式,不過自己也否定了這樣的dollars,更不希望別人眼裡的是這種“錯誤”的dollars。

Dollars是沒有形式、規則的一個團體,帝人知道自己缺乏了真正能把這個團體帶向理想的因素——力量。眼前的這個男人——平和島靜雄卻是最具備這個要素的對象,卻在上次的事件退出了dollars。

「嘛啊,確實我是太衝動了。要是我是你,早就認定這個團體是什麼不好的團體然後摧毀了吧。」

確實是會這麼做,如果是靜雄先生的話——帝人在心裡偷偷的吐槽道,但實際上只是以苦笑回應。

「不過你沒有這樣做,而且還相信他們。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龍之岳!」
「嘛啊......你是指名字方面嗎?」

不過能這樣和池袋最強的人聊得這麼開心,也另帝人感到不可思議。初見池袋時,正臣說的那三位不可以招惹的對象,帝人一位都沒有忘記。可能正是因為這樣,而讓他起了與這三位接觸的嚮往吧。

「若dollars的首領是你這種人的話,我想大概是個很棒的團體吧。就如同你所說的那樣!」
靜雄道出話後,帝人下意識愣了一下。

「啊......是嗎......」
「嘛但是,這樣反而會有其他人想來打散這個團體吧。你多少應該也知道,這樣的團體也是存在破綻的。」

就如同靜雄說的,帝人確實一清二楚。Dollars已經是個龐大的團體,若要避免那種情況仍然需要力量。

或許是察覺到了帝人的異狀吧,靜雄想了想自己是否說錯了什麼話,接著搔了搔頭。

「不過你的想法——我很欣賞不是謊話。要是你來做首領的話,這個團體有一天一定會成為你想要的那樣,就算你現在不是也是。雖然我不清楚......只要盡力而為不就行了?」
「......靜雄先生」
聽到了靜雄的發言,帝人再次抿了下嘴,接著露出了笑容。

「......嗯,我會讓他變成那樣的!謝謝你,靜雄先生!」
帝人向對方微微敬了禮,便帶著輕快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
靜雄目送著他的背影,搔了下他的臉頰。

「我又說了什麼讓他振作的話嗎......?嘛、下次也找那個龍之峰去蛋糕店好了。」
這麼說著的靜雄,也朝向了下一個工作地點走去。


评论
热度(5)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