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速度松
*久違沒文筆
*算是邱羅歐搜
*自我流故事架構
*只是想看看手感
----------------------------------------------

「吶,今天的天氣如何?」

  摸著窗外的樹葉,整個人彷彿隨著風和葉子一般起伏擺動一樣。

  令人感覺到的只有涼爽的氣息,以及優閒的氣氛。
「是個晴天,帶有微風的好天氣。」

  床的一側坐著一個人,似乎年紀與床上的人兒差不多。
「感覺得到呢,夏天嗎?」

  床上的少年笑了笑,並回頭看了人兒。
「猜錯了,是春天喔。夏天的微風不會這麼的清涼。」

  他苦笑了下,隨口喊了「阿,是嗎?」並再次放鬆了全身。
「阿...真想看看現在的天氣阿。真想看看...你。」

  床邊的少年對著人兒苦笑,並把窗戶關上。
「這樣搞不好就可以知道你是誰...這裡是哪裡...還有這個世界是怎麼樣     的。」

  隨著少年的語氣越來越平淡,人兒仍未做出任何舉動。
  人兒眼前的人,松野 おそ松。

  眼睛的位置似乎綁著繃帶,身穿白色的衣服正坐在床上。
  這個事情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了。
  因為了一起意外。

  有兩個人一起出門了,在大馬路上。
  這兩人的關係非常好,也非常的在乎彼此。
  正當兩人開心的聊天時--
  事實毫不留情地,吞噬了一個人。
  這世界毫不留情地,破壞了兩個人。

  其中一人,被逆向的來車給撞了。
  失去的視力,失去了記憶。

  兩人的幸福消失了。

  另一人見狀,帶著他一起。
  沒有再回去了,回去他們的家。
「不過我感覺,跟你在一起的話,一定會克服的。」

  おそ松露出了笑容,那是耀眼無比的笑容。
  彷彿看久了會被吸進,人兒默默的站起身子。
「抱歉,其實我說了兩個謊。」

  おそ松有點意外的歪了頭,人兒還是默默的沒有表現動作。
「第一,今天不是春天,的確是夏天。」

「阿,這個不用在意的。我多少也察覺到了。」

「第二.......」

  人兒深吸了一口氣,伸出了雙手。
「我並不值得相信,所有的不幸都是我帶來的。」

  雙手環抱住了對方,おそ松一時什麼的反應不來。
  因為他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
「要是我當下...當下察覺到的話。你就不會這麼痛苦。」

  おそ松什麼的沒有說,似乎感覺到了對方的語氣。
「所以我很抱歉,希望你可以遇到更好的人。」

  床單染上了深紅色,刀子刺在おそ松的小腹上。
「對不起,おそ松。」

  おそ松摸了對方的臉,眼眶也慢慢的留下淚水。
  這個感覺,
「チョロ松...?」

  不會再見到面了,也不要了。
  這對你我都好。

  我們這兩人,終究沒辦法擁有美好的結局呢。
  抱歉。


评论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