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幼驯染】扭曲的我们


这篇算是,让我抓个幼驯染关系的文吧
仔细想想,这个又疼又虐的感觉正是我的初衷

————————————
「那么就让我们go west!至於所谓的go west呢並不是西边的出口,而是西武百货的出口! 」

眼前的少年流利的说出尽是让人摸不清头绪的话,即使如此,帝人认为自己只需要当个旁聽者就行了。

帝人是这么想的。

——咦,正臣呢?

少年——纪田正臣早已不知不觉的向前迈步,在帝人察觉到这点时自己已经和正臣有了不小的距离了。

「等等我、正臣!」

帝人没有多虑的直接跑向了正臣的背影。在回过神来的同时,正臣慢慢走向的並不是方才口里道出的任何一个方向,而是像要吞噬正臣整个人似的黑暗。

——为什么正臣会往那裡去?

帝人就这样追了过去,起初的自己并没有多想什么,因为相信正臣一直以来的选择而跟著向前。

恕不知两人之间的隔阂其实如此巨大。

第一次聽到正臣的过去。
正臣没向自己谈过的那段空白。

在好不容易填补与正臣的这段隔阂之时——

少年离开了,纪田正臣从池袋消去踪影。

帝人相信正臣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和自己再次碰面。自己打算留在这里等待着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OOOOOOOOOOOO

两人再次碰面,正臣的确回头了没有错。

不过当他回过头来的同时,自己的知心好友已经在那段间距上铺上了道路。

一个不自然,歪七扭八的道路。

此时的正臣並不是感受到再次重逢的喜悅,而是清楚的感觉到了少年的改变。

在打算伸手抓住少年时,自己表现出了一丝犹豫。

——这样逃避的我,真的有资格抓住他吗?

不过这个动作马上就让正臣后悔了,当他再次伸手抓住帝人的同时......眼前的友人露出了笑容。

这才发现,此时被拋在后头的是自己。

「这是一个扭曲的故事。」
「不过不管是故事本身还是我们,我都会把他导正。」

「所以再等我一下,正臣。」

这是一个扭曲的故事。
关于最重视的彼此,毫无自觉互相残杀的故事。

评论
热度(6)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