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兔黑】 给你拦/扣下最好的一球

老实说我也不算完全补完排少了,所以写这个还是有点怕怕的,不过今天就更一下好了不然愧对我们家绯绯一直推我入兔黑
*我是月岛推呜呼呼呼*
好啦因为他一直烦我(蛤)我才勉强的炸出来灵感
OOC抱歉(一脸怕
————————————————————

「黑尾——都第几次了,那种球为什么还要那么勉强的挡下啦!」

黑尾和木兔两人一如往常的约在附近的球场练球,然而与平时不同的是木兔感觉今天的球比以往都要难打,应该说从刚刚开始就没有一颗球落地。

「谁知道啰,可能因为我是拦网吧。」
「啊啊啊啊真是的,受不了啦!黑尾,来帮我托球!」

看见黑尾耸了下肩后露出笑容的样子,让从方才就无法好好释怀的木兔更加烦躁,聽见木兔的指示后黑尾才不慌不忙的走到木兔的身旁。

「我要上啰。」
「来吧!」

球被黑尾高高的托起,彷彿是找到了与方才截然不同手感的木兔用力的向下扣球。在球用力落地的同时,木兔像是找回快感一般的大声喊叫著。

「呀呼!看到了吗黑尾?下一球不会放水的,一定会突破你的拦网!」

聽见木兔自信的发言,似乎被下了战帖的黑尾扬起了嘴角。

「哦?可以的话就试试看啊。」
「哼,好好看著了!」

————————————————————
在之后的扣球与拦网的对峙下,木兔总共被黑尾拦下了三十五次,球碰到地面的次数是零次,木兔在这段时间沮丧的次数是九次,因为受不了拜託黑尾托球的次数是十六次。

「我说啊黑尾......怎么感觉你今天特別积极的在拦住我的球啊?我可没有抢你上次的午餐哦。」
「有吗?话说原来你之前有抢过啊!」

彷彿是忽略黑尾的抗议一般,木兔深思了几分,接着便用力的盯向了黑尾那头。

「有,绝对有!因为我的力道一次都没有小下来,我们可是这样维持了快要四十球哦!」

被木兔的视线紧盯着的黑尾稍稍动摇似的动了下嘴角,过了几分才放弃抵抗似的耸了耸肩。

「硬要说的话,当然是刻意的啊。」
「为什么!」

在黑尾语毕不到几秒,木兔随后直接接上了话。而感受到一些压力的黑尾也转了下视线向一旁。

「因为,你只有在一直被我拦网的时候,才会叫我帮你托球吧。」

似乎是反应不过来黑尾说的话,木兔稍稍愣了会儿,接下来黑尾便扬起了嘴角。

「嘛,当然是因为比起拦网,我更喜欢看到你因为我的托球扣下去的时候,满足的那个感觉。」

黑尾自顾自的稍稍笑了起来,一旁的木兔则是缓缓的站起身子,在黑尾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的扣下了一球。

球略过身旁的感觉似乎还残存在黑尾的身上,而这次反倒是黑尾直盯着落下的球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这是第一球!」
「蛤?」

似乎反应不过来的黑尾下意识的做出回应,而木兔则先是得意的扬起自己的嘴角。

「嗯!如果你都那样想了,我可不会输给你!特別有干劲的拦网当然要配上特別有干劲的扣球,现在的我是扣球模式120%!嘿嘿嘿——!」

似乎多了几成干劲的木兔大笑了几声,而一旁的黑尾则是打量了一会便感兴趣的瞇起了眼。

「哦?只是加了个奇怪的名词而已,还有刚刚那个不算吧,可是休息时间哦!」
「有一句话不是『拦网没有鬆懈的一刻』吗!」

於是,两人又开始互相的进行拦网和扣球,虽然反覆进行同样的动作几十次,不过两人彷彿永远都不会厌烦似的。

————————————————————

「对了,黑尾。如果我们在正式比赛的时候,你就没有机会帮我托球了。这样的话,你还会像这样拦网吗?」

「嘛......被你一说感觉失了一点干劲。」

「所以不拦吗!?」

「不,我说你的反应怎么那么激烈,一般说不这样才会比较开心吧?」

「不......我也失了干劲罢了。」

「不过我还是会拦。」

「蛤?」

「事后拦下了几球,再用托球讨回来就好了。」

「这算什么啊!?」

虽然对话的内容多少有些冲突,不过两人从练球的一开始到最後永远都维持著笑容,或许两人都是打从真心一开始就卯足全力的在应付互相的防守以及攻击吧。

评论
热度(8)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