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幼馴染】画家paro-你嘴角的那一抹奶油

【画家paro】

#帝正帝

帝人为接收委托的小绘师,正臣则做为帝人的编辑两人同居的趴楼

这大概是第一次写.........ㄚ希望有大大愿意留点时间看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帝人!帝人!我做了蛋糕哦!」

帝人从一旁的电脑移开了视线瞄了下刚进房的正臣,眼前的正臣正兴致勃勃的端着手上的奶油蛋糕,似乎是过於着急导致他的嘴边残存着一些蛋糕的奶油,而帝人只是稍稍的皱了下眉头。


「你到底哪来了时间做这个啊......」

「別管那么多了,快尝尝!」

正臣兴奋的端着手上的蛋糕凑到了帝人身旁。而帝人则是打量了下正臣的动作,接着稍稍的挺起了身子向正臣的嘴边伸出了食指,而反应不来的正臣只是僵硬的愣在原地,帝人并将方才的食指给靠近嘴边舔拭了下上头留下的一点奶油。


「有一点太甜了哦,正臣。」

「啊......呀、咦!?」

当正臣回过神来的同时,眼前的帝人继续动着自己的笔在绘图板上头作画。似乎是回想起方才的画面导致正臣的脸留下一点红晕,当帝人抬起头确认正臣此时此刻的动作时,有些疑惑的皱了下眉。


「怎么了正臣,感冒了吗?脸很红呢。」

在帝人稍稍站起了身子準备用右手扶住正臣的侧脸时,率先反应过来的正臣作势的挺直了背,接着把蛋糕给放到了后头。


「没事没事!纪田正臣大人在做出甜度适中的蛋糕前决不罢休!」

「诶......刚刚那个我也能接受......啦。」

帝人尚未语毕前,正臣便抢先一步离开了帝人作画中的房间。猜不透正臣这番作为的帝人也只能打量著方才正臣离去的门口,接着便继续自己的作画动作。


-------------------------------------


在过了几个小时后,好不容易完成委托的帝人在房间里头伸了个懒腰,这时才想起来似乎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声称要做出完美蛋糕的正臣。在帝人走到客厅的同时,只见到桌上有一个装着无数缺陷蛋糕的盘子以及趴在桌上的正臣。帝人稍稍打量了这样的正臣,接着露出了些许苦笑看向了似乎是失败品的蛋糕群。正当帝人要收拾的同时,眼角余光瞥见了洗手台旁的一盘蛋糕。它与方才整理的那些蛋糕有明显的不同,帝人打量了下这样的蛋糕,接着用一旁的汤匙尝了一口。


「啊......这个味道恰好......」

帝人有些讶异的凝视著这样的蛋糕,既不会过於甜腻更不失奶油原先的风味,这样的蛋糕让人有种意犹未尽,一口仍想接着一口的感觉。帝人看向了趴在一旁睡着的正臣,脸上留着的是无数个奶油的痕迹。帝人沾湿了方才拿出的手帕,轻轻的扶过正臣的双颊,接着嘴角也扬起一抹微笑。


「谢谢你,辛苦了。」


-------------------------------------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十点。

此时揉了下自己双眸的正臣这才发现早已过了帝人预定和委托人见面的时间,在他慌张的进入帝人房间的同时早已不见人影,确认了下简讯才保证帝人已经出门了。

正臣无精打采的叹了口气,接着趴在方才休息的桌子上,这才发现自己趴着的定点上有一张被撕成一半的纸张。好奇内容的正臣将纸拿到眼前,在打量了上方内容同时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今天应该也不会生气了,先来看一下接下来的行程吧!」


正臣一副精神饱满的插腰喊话,接着心情愉悅的离开了客厅。纸张上只剩下描绘著奶油蛋糕的素描,而剩下的另一半,则是被收藏在帝人抽屉里头,当时正臣因为做蛋糕的辛劳而睡着的画像。


评论
热度(17)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