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幼馴染】拉上


#幼驯染 #帝正
分段两天的文,果然最近太累了
仔細想想,這是帝正吧
——————————————————————

「那么改天见!不好好休息的话,杏里可是会失望的哦——」
「嗯......嘛,为什么这也要提到园原同学啦。」
在临走前见到了帝人露出了一如往常的苦笑,如同确认以往的惯例一般,正臣稍稍扬起嘴角就离开了帝人的病房。

现在的自己由于腿上还没好的完全,顶多只能坐著轮椅在医院里头移动,关于出院可能还要再观察个一两天才能得到医生的认可。正臣在回到自己的病房后,不自觉的看向了外头的黄昏。

「总感觉......我和帝人上次一起看到这个夕阳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算是讽刺自己似的,正臣稍稍瞇了下双眼。现在的他仍然无法忘怀过去对自己的好友做过的事情,也无法忘怀同样身为好友的对方做的事情。自从那件事之后,正臣一直都认为帝人会有那样的转变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不过在帝人醒来之前,名叫黑沼青叶的学弟确实这样和自己说了。

『请你不要太自恋了,纪田前辈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

虽然在以前多少就察觉到帝人对这样的非日常意外的执著,不过在他来池袋的时候却没能完成当时的约定,让帝人步入了所谓池袋的黑暗面。

正臣稍稍抓紧了轮椅的把手,稍微吃力的咬紧下唇。

「我当时离开到底对帝人造成了多少的影响......早知道......早知道在聊天室回应你的期待也好。」

后悔。现在这两字不停的充斥在正臣的脑海里。如果当初不要离开池袋;如果当初先和帝人好好谈谈;如果当初願意等他向我说完所有一切;如果早点察觉他是那个组织的首领;如果不要介绍他来池袋;如果当时就告诉他黄巾贼的事情。

不少后悔的言语从脑海里浮现,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尽是后悔些无法改变的事实才是让正臣最憎恨自己的。

叮咚。

手机的提醒铃声突然响彻了整间病房,正臣这才发现自己的眼角已经克制不住的泛了泪水,接受这样事实的正臣从一旁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咦?」

上头是一封匿名的简讯,不过讯息的确是在刚刚才传递到手机上的。正臣仔细的阅读了数秒,过了阵子便凝视了下窗外。

「啊,是这么回事啊。」

看见了目标的正臣不禁露出了苦笑,接着安心似的拉起了窗簾。

仅仅看见这封简讯以及窗外传递的讯息,正臣感觉自己方才的压力有如瀑布倾泻般的离开自己的全身,彷彿就像是获得了什么令人安心的讯息一般。

『Don't mind.』

帝人轻轻的扶著点滴架勉强维持著平衡,他只是站在窗前直直的凝视著拉起窗簾的对面,接着便露出安心的笑容。

手上的手机则停留在『你的讯息已成功发送。』的画面上,帝人也只是轻轻的拉起窗簾。

轻轻的拉上这一切。

评论
热度(5)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