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就是個文手,還在摸索所謂的個人特色。
最近都會更新與DRRR!!有關的文,主帝人向但是我是帝正三八<這四人推
最喜歡幼馴染了,帝正 帝臨帝推
帝all萬歲,立志讓帝正都充滿糧
深坑有:Servamp DRRR!! 君僕

【幼馴染】無意義的愛


好久不见拖了好久的稿了......
由于偷偷的堕入了Servamp所以少更新了,来放个以前的更新好了
罪歌梗真的很美
时间线为结局后
——
眼前看不到任何东西,黑暗似乎笼罩了整个世界。
因为环境而丧失所有的安全感,耳边也传来了不少繁杂的声响,虽然分辨不出那些是什么,不过却让人十分畏惧和不舒服。

要说比喻的话,第一次那么贴近死亡的感觉。

规律的声响开始一步步变大,像是作为毛毯抱紧自己似的,这是自己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声响,令人安心,稳定的跳动。原先一片黑暗的四周也出现亮光,像是把自己叫过去似的发出了吸引人的光芒。

『人......事......吗?』

耳边传来了令人感到熟悉的声音,但是却迟迟想不起来是谁,越靠近亮光彷彿越清晰一般的,虽然没有实质的证据,不过这是第六感带来的感觉。

剎那间,规律的乐谱就像被插入的休止符扰乱一般,方才围住自己的光芒瞬间如针刺般扎进自己的知觉。

不安,不安,不安不安不安不安。

警觉性的告诉自己,脑袋想反射性的停止接受痛觉,这样的痛苦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就连让人睡着的意思都没有。

在痛觉消失过去之后,意识也不自觉的慢慢远去......

——————————————————————

「帝人,你看!这是我昨晚抓到的萤火蟲哦!」
「咦......又去抓那种东西?而且根本不会发光嘛。快点放掉啦......」

眼前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上的罐子,便露出了淘气的笑容。

「难不成你会怕吗?嘿嘿!」
「啊啊啊!拿开啦、拿开啦!」

少年把罐子朝着自己的脸上打开,里头的萤火蟲也毫不留情的向自己的方向飞来,导致自己失去重心而跌倒在地。

「哈哈哈哈,帝人这个笨蛋!」

少年打量著自己便开怀大笑,接着一步步的凑近自己。

“啊,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真是的,不要乱玩蟲子啦!」

“接下来会笑着耍帅接着摔了一跤。”

「哈哈哈,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抓到的哦,这可是我......啊!」

少年踩到了地上的某颗小石子,接着也摔倒在地。

“......”

「看吧,这叫罪有应得。」

自己先是爬了起来,便接着打量了下正不好意思笑着的对方,接着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才向对方伸出手。

“我记得他是......”

「站起来吧,正——」

“他叫做什么名字?”

时间像是暂停一般,少年就这样维持著笑容。

少年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像是被刻意潭上了一片漆黑。

为什么我知道他在笑呢?

刚才的事虽然有些不甘,但是是个很快乐的时光。

「你喜欢刚才的那名少年吗?」

我回过头去,一名无法看清的人影站在我的背后。很讶异的是,面对这样的陌生人带来的竟是如此的安心感。

「那么接纳我吧,我会帮你爱着他。」

对方的话语带来了温柔的气息,就像是老家的母亲一样。此时的自己便没有意识的向对方走了一小步。

「没错,爱着他吧。爱着身旁的所有人。」

此时人影一分为二,这样不断的一直繁殖。繁多的人影朝向自己蜂拥而上,就像是拥抱自己一般,就像是投入母亲的怀抱一样。

「砍了他,然后再去爱更多人。」

当自己开始察觉到异状,这些人影渐渐的开始把自己给掩盖住。

不是的,不是的!

想要尝试发出声音,却只能做无谓的挣扎。人影纷纷在自己的耳边低语著什么,有如方才繁杂噪音一样的力道,一个失神可能就会失去意识。

「所以说让我帮你爱吧,爱他,爱上更多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我才不需要这种扭曲的爱。

『帝人!』

不过到底什么是爱呢?

『帝人、帝人!』

搞不好是我彻头彻尾的搞错了。

『快醒醒啊,帝人!』

这样的感情是爱吗?

『拜託你了,回应我啊!』

所以这样做才是对的吗?

『我们不是说好了——』

那种事......

『要一起坦白彼此的秘密吗!』

才不是这样!

瞬间,那些爱的言语似乎全都消失无踪,只剩下眼前的方才的人影,正用著讶异的表情看著自己。

然而,那个表情慢慢转为了笑容。

「我知道你有一天会接纳我的。」

当它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意识渐渐远去......

————————————————————————————

「帝人!你还好吗!」

似曾相似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边,这种感觉都与方才来的不同,是既真实又真诚的呼唤,

「......」

当我再次看到了景色,那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纪田正臣,正担心的看著自己。

「帝人......!你这个笨蛋!」
「抱歉,我回来了。正臣。」

啊啊,是叫正臣的啊。
为什么我会忘记呢,自己最重视之人的名字。

原本想再次开口说些什么,不过想了一会儿便打消了念头。
因为,一直聽到正臣的呼唤才不至於失去意识什么的话,怎么说的出口。

此时的两人都有互相说不完的话,不过他们打算先保留这段时间,那些麻烦的话,以后再解决就好了吧。

.
此时的正臣因为过度开心而没有察觉到,眼前少年的眸子呈现的是淡淡的红色......

「我相信你会接受我的,接受这份骗不了別人的爱。」

评论(2)
热度(11)

© 白白軟軟的雲好想吃 | Powered by LOFTER